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书痴陈风华《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1:02:35 阅读: 来源: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今年12月底,书法家陈风华将在福建省图书馆办他学书法二十余年来的首个个人书法展,将展出他近年的作品60余幅。他的作品书风自然大气,稚拙朴实。

陈风华是谁?福建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的他,可能还不是什么当红书法家,但绝对是一位认真的书法家!对于这次书法展他看得很重,早在半年前就开始筹备。陈风华除了想让普通书法爱好者看到书法的魅力外,想用自己的经历让更多人看到书法的如何磨练出的:从“野路子”到“师出名门”;从一个食品检验师到书法教育的从事者。陈风华可谓书法圈里的“励志哥”。

1、三坊七巷的写书人

在三坊七巷美术馆陈风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2012年初陈风华被请到这里打理美术馆。不是节假日,来这里的游客其实并不算多,游客时不时地晃进门来,不知这是什么地方,随便逛了一圈,调头就走。陈风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好奇又有些茫然的眼光,“他们不知道这里藏着多少宝贝,你看,这是陈宝琛的十二屏条,标准的楷书,典型的馆阁体,是送给严复四弟严观灡七十岁寿序,也是目前所发现的最大的一套真正达到收藏界所说的‘真、精、新’标准的作品,只在严观灡七十岁寿辰和他夫人六十岁寿辰时挂过,是由民国时期北京荣宝斋所裱,序言也是陈宝琛亲撰……还有,还有这个,林则徐的字,沈葆桢的、严复……都是真迹啊。”在这座美术馆里陈风华偶尔也代人书法篆刻,有来求家中挂件的寻来,他就为他们写字篆刻,要颜体就颜体,要柳体就柳体,“大多人喜欢颜体,饱满、富态;求行书的也不少。还有人拿来首山石来求刻个章的,大多刻的是姓名的印章。价格老百姓都能接受。求字刻章的人并不是太多。”闲时,陈风华就在导游小姐的办公桌对面拿把椅子,看字帖,或者看那些馆藏的福州名人的字画,看到痴时,也许想象出那些叱诧风云的人物就在他的身边。

2、选择“喜欢”还是选择“赚钱”?

陈风华学书法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是自己闷头学,在做和书法有关的工作之前他做着与此八字不沾边的事。陈风华说:“我1990年考入福州大学轻工系,就读食品工程专业,1994年本科毕业,从事了好些年的食品行业工作,每天和蘑菇、麻笋、冬笋打交道,做检验,上个世纪90年代赚着每月工资也就五六百块钱的死工资,到后来也不过1500元。不过过得倒是挺悠闲。”做食品检验是有季节性的,“每年的7到9月检麻笋、12月检蘑菇、11月到次年3月就闲一些。”这样的工作陈风华做了近10年,陈风华有些腻味了,他开始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

陈风华真正的自学书法是也只是从大学时代才开始的。“在学校图的书馆里看到一整本的书法杂志,那真的是见了就激动、就喜欢。生活中我是个很闷的人,用今天的话说是‘很宅’,不喜欢运动、不喜欢跳舞、社团活动,都没兴趣,一个人可以泡在图书馆里看字帖看一整天,有时候忘记了吃饭时间。就是那么喜欢。”那时候的陈风华开始收集报纸上的书法展信息,于山的福州画院、黎明的省画院是他最常跑的两个“娱乐场所”,西湖也偶尔有书画展。

“所谓的价值,在庸人看来无非是看你赚了多少钱,但上班上到最后,你喜欢吗?”陈风华开始怀疑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他在心里说了无数次的“不喜欢”,但好在他有的是清闲的时间,可以用来研究他喜欢的书法。

3、“胡师傅”领进门

陈风华的第一个真正领进门的老师是胡子为。

胡子为,别名岩威,号黄冈主人,福建师院艺术系毕业。曾任福州美术馆美术室主任、高级画师。全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福州市美术家协会第二、三届秘书长,福州市美术家协会顾问,南京市颜真卿书画院顾问等。擅长中国画花鸟、人物,喜书法。陈风华跟着这位老师学书法时,是老先生开的最后一个班,那时老先生79岁了。

陈风华是看到于山画院旁的电线杆上的小广告找到胡子为的。“那个招生小广告说招学生,我便去了,也不知道先生是什么来头,一期两百元,我就想去看看吧,一看傻眼了,都是小孩子,最小的才小学三年级。一个20多岁的人和一班的孩子一起学,着实不好意思。他们的爸爸也没比我大几岁。”

厚着脸皮的陈风华跟着胡先生上了几节课,感觉老先生真的有料,据说胡先生是按照沈觐寿的方法教,一对一地指导。陈风华学了一期,觉得受益良多,于是接着学第二期。在孩子们当中他成了胡先生的助理了。学完第二期,先生不开班了,大约是因为身体原因,他真的是很老了。那段时间陈风华辞了工作,一心一意地学字。

4、“师从朱以撒是运气”胡师傅把陈风华带进书法这扇门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陈风华睁眼闭眼,脑子里都是字。静思、凝气、运笔……一整天家人看着他无所事事地走来走去,哪里知道他心中的波澜。

陈风华在三坊七巷美术馆的工作台边上挂着个“书法篆刻”的牌,落款中写着“师从朱以撒”,朱以撒是他最看重的师长、甚至是偶像。

还在上大学时候,陈风华便开始关注朱师,“他十几年间所写的所有的文章我都看过,除了书法作品、书法理论,还有散文。”那时候,陈风华觉得这样的神人是无法接近的。

2006年,陈风华连自己也没想到能成为朱以撒名正言顺的学生,这一年他考上了福师大美术学院书法硕士研究生。陈风华谦虚地用“幸运”来形容,“算来还是文化课成绩占了优势,虽然我是理科生,但文学功底还算不错。”那时是朱以撒刚从福建师大文学院调到美术学院,他带的第一届研究生只有两人,除了陈风华,另一个算是科班,“我的同班同学从小学字画,我那时在他面前真的是小儿科、野路子!”

陈风华自认为的劣势,在朱以撒看来却成了优势,“一张白纸也许更容易雕琢”,朱以撒的书法崇尚个性,而这种个性是慢慢磨出来的,是看了无数碑帖、临过无数古人章法的笨功夫之后的率性天成。朱老师喜欢有个性的学生,不受束缚,甚至可以自由发挥,而陈风华正是这样的性格。“个性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炼成的”陈风华记得朱师无数次地说法。

三年的学习让陈风华从“野路子”到“师出名门”,而最让他受益的是为人处事的方式:踏踏实实活着,无论写字还是做人,低调不张扬。

5、开班教字,不亦乐乎

2009年陈风华“毕业即失业”。他打定主意以字为生。

在进入三坊七巷美术馆之前,他开始办班教字。靠着自己一个人,租房子、贴广告,“开始就一个孩子,但我还是认认真真地教,那时候学费还抵不上房租,而我更想让孩子知道中国出过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米芾,是一个书法大国,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书法原创国和书法传播国。这不仅是为了赚钱谋生活,更是一种文化使命。”

如今除了在三坊七巷里的这份差,他的学生有30多人,以字谋生的日子过得不亦乐乎。“这样挺好,能养活自己,也能做文化的传播者。”

6、书法是一种修行

陈风华以为,书法无外乎两种,“一种是风流——功夫好,很流行,精细、严谨;另一种是古拙——浑然天成。有人写字为名为利,有人哪个书法大展、大赛都能露脸,有人写得很时尚,但能不能留名呢?另说。”

陈风华从书中读到,参禅修行有三境界:第一境界中人苦寻禅而不能得;第二境界中人破除执念,似悟禅还未得道;第三境界中人超越时空的局限,得道以至无拘无束之境。“我穿越时空,心交古人,游目骋怀,聆听自然,供养情愫,方入‘万古长空,一朝风月’的自然臻美之境。而这个跋涉的征程中,我学会了享受孤独与寂寞,在简洁中领略智慧,积淀学识,感悟人生。学书也是一种修行。”

书法家和中医是一种类型,年岁越长,价值越大,那么陈风华急什么呢?“我不着急!”陈风华答说。

不思议地下城无限钻石版

金皇朝二风云再起app

博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