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潮流新城在重庆身在山坡坡心系时装周

发布时间:2021-05-16 00:56:55 阅读: 来源: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重庆的私家车儿黑多,天天都堵起。”司机操着一口重庆话抱怨着。出租车开上了一条45度倾斜的马路,随后又绕过了几段蜿蜒的立交桥,几经波折,终于停在了南滨路旁一家茶馆的门口。

重庆说唱厂牌Gosh的Rapper王齐铭和艾昊此时就在这家茶馆里。茶馆人不多,门口坐了两个带着纹身抽着烟聊天的姑娘。走上楼梯,远远地就能看到艾昊用运动发带隆起的脏辫,以及王齐铭蓝色的印花T恤,桌子上已经倒好的五杯茶饮和几个人一起被笼罩在香烟圈起的氤氲中。

少了镜头的束缚,王齐铭和艾昊时而掏出手机看看微信,时而用重庆话互相聊着什么,显得随意得多。如今对他们来说,等待和全国慕名而来的人们会面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

自去年夏天《中国有嘻哈》的播出后,Gai和Bridge所在的说唱厂牌Gosh也跟着爆发式走红,紧接着王齐铭也在今年参加了《中国新说唱》的节目,这让嘻哈成了山城重庆的新标签。无论是Gai的“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对你笑呵呵,因为我讲礼貌。”,还是Bridge的“我想在跑车里,想要一辆法拉利。”……现在年轻人来到重庆,除了吃火锅,逛景点,大多还要去livehouse酒吧看上一场重庆的说唱battle比赛。

勒就是雾都,一座嘻哈之城。

连带着说唱一起火的,还有眼下正蓬勃发展的潮牌和街头文化。“我们今天的衣服也是Gosh里的一个兄弟自己做的潮牌。”身穿着街头风格的印花T恤和短裤的艾昊介绍道。2017年至今,Louis Vuitton和Supreme联名,各大奢侈品推出球鞋款,街上的衣服都不约而同地开始宽宽大大。

但在重庆,这一切发生得更早。

2015年,重庆的大都会远东百货、重庆时代广场、龙湖北城天街等购物中心就进行过一次品牌的调整,引进了STAYREAL、FOSS集合店、CRZ以及Pancoat等多家潮牌店铺。

而这一品类的店铺在今年又呈现了一个新的增长趋势。

今年6月8日,日本VENTUROUS潮牌集合店在重庆爱融荟城开业,该店铺内就汇集了Supreme、OFF-WHITE等多个国际高街品牌,还有诸如NAS*Supreme、OFF-WHITE*CONVERSE等联名款。除此之外,美国街头潮牌JOYRICH、Garfield by fun等品牌也在今年上半年纷纷落户重庆,甚至于可口可乐都在重庆的购物中心里卖起了潮牌。

“以前在看到个脏辫会盯着看很久,但是现在看就已经很正常了。”艾昊说完,王齐铭又补充道,“以前看到路上有人带板帽也会在想,这天这么热为什么带个帽子,现在就会想,这个人说不定是个玩说唱的。”

与前几年相比,如今大大小小的说唱厂牌更多了,伴随而来的就是热爱街头文化的年轻人也变多了。

重庆似乎天生和嘻哈文化契合。在街头,随处可见的是各种小批发市场和路边摊,与上海、北京等其他直辖城市不同,山城的文化是建立在市井生活之上的。这种贴近民生的氛围是真正在Keep Real。

“我们这以前大多都是比较普通的劳动人民(纤夫、船工等),在我们小的时候,这里不过就是一个很市井的小地方,但是现在,它已经发展为一个大都市了,身边的人也比以前更时尚了。”王齐铭和艾昊说道。

的确,嘻哈和潮牌只是流行文化在这座城市发展演变中的一个节点,在过去的20年里,在这里生活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它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

提到重庆,不可能不提到它的码头文化。在交通尚不发达的时代,重庆人以水路为生。并在江边建造独具特色的吊脚楼,供船工及家人进行休憩,长此以往,重庆码头就成为了生意人的利益必争之处,从而也衍生出了维护各方商家利益并负责管理码头的的帮会组织,这些组织以重情重义为特点,发展到现在也就成了Gosh成员口中的“为了我兄弟”。

而重庆现在很多带有“龙”、“凤”等字样的地名,也都是曾经码头文化的缩影。

王齐铭小时候住在重庆的綦县,在他小时候,那里还并不是重庆的分区。“我小时候来重庆需要在南坪汽车站乘车,但那时候的南坪汽车站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乡下汽车站,什么样的人都有,可以说是重庆最破的地方,我们每次去解放碑都觉得像是进城一样。”

因为十几年前,重庆的版图远不如现在开阔。当时,只有渝中半岛的解放碑附近才被当地人视为重庆城。依托中华民族抗战胜利纪念碑的旅游资源优势,解放碑区域在1950年就诞生了重庆首家国营百货商店,并且集中了重庆最大的农贸市场:大阳沟菜市场;最大的书城:重庆新华书店以及被称为“好吃街”的八一路小吃街等配套产业链。

作为中国少有的依山而建的城市,重庆城中是山,山中有城。穿楼而过的轻轨、半山腰上的购物广场、地下八层与地上八层共同修建的停车场……去过重庆的人大多能感受到这座城市与生俱来的魔幻色彩。

它的矛盾,体现在那些蹲在解放碑马路边蹲着啃鸭脚板却穿着西装的上班族身上。

不过,在交通工具匮乏、没有穿山隧道与过江桥梁的年代,独特的地理环境恰恰也成为了阻碍重庆发展的壁垒。艾昊边抽烟边回忆:“以前还有一个比较破地方就是五里店,那边相当于城乡结合部,现在那边万达广场所在的地址,以前就是卖拖拉机的。”

不曾经的重庆是割裂的。由于长江以及山棱的阻隔,不同区域之间往往很难进行沟通,更别提是商业领域的联系,因此在当时,除了解放碑以外的地区,虽然各自有着各自的营地,但在发展上远远不如渝中半岛的核心地带。

而1997年重庆直辖市政策的出台,让解放碑商圈进一步得到了升级。

当年,重庆市政府和渝中区政府投入了3000余万元,专门以解放碑为中心建成了中国最早的商业街之一——解放碑中心购物广场。截至目前,解放碑区域内不仅有美美时代百货、太平洋百货,新世纪百货等为代表的高、中档及适合大众消费的多层次零售企业,还引进了阿玛尼、卡地亚,劳力士等世界品牌。

像“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口号一样,当时来到重庆的游客,解放碑是必去的地方之一。而由此,这个商圈也诞生了重庆最早的街拍文化。

由于商业业态较为完整,钟情于时尚的重庆潮人们把解放碑区域视为最热门的购物场所,穿着时髦,装扮大胆的重庆美女再加上该地色彩缤纷的广告牌背景,成为了摄影师眼中最和谐的画面,从1980年代起,重庆的街拍摄影师们就开始在解放碑打望靓幺妹儿。

慢慢地,重庆的新华路也聚集了大量的本土的服装批发商与为他们拍摄服装宣传照的时髦女孩子们,重庆出现了一大批最早的“模特”。1998年,重庆带来了重庆首届服装节以及首届时装模特大赛。

在2000年,重庆的本土摩托车品牌隆鑫、嘉陵等品牌开始向国际市场进行推广,重庆的模特队开始跟随企业到印尼、意大利等国家进行演出,对国外的时尚文化以及品牌的了解与日俱增。这缓解了这座内陆城市在国际化道路上起步较晚的一些缺憾。

与其他城市温婉含蓄的女性形象不同,重庆女孩从小就生活在夏季均温30°的“火炉”城市里,饮食习惯上又偏爱辣椒,性格火辣。至今,她们依然仰仗着自己爬坡上坎练就的好身材,在社交媒体和重庆的街头都表达着自己对背心、热裤以及吊带裙的喜爱。

“重庆的美女一点也不怕镜头,相反,如果她们发现你在拍摄还会调整姿势来配合你,有的拍完还会上来看看你拍的怎么样。”重庆街拍摄影师张松涛曾在接受《华龙网》的采访时讲道,“重庆最火的街拍地在北城天街,配合各种商业海报、时尚品牌的店面,这一区域更像是一个露天T台,每天大概都会有十几个摄影师,周末有时还能达三十多个。”

不过,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快,单一的商业中心已经很难满足城市发展和社区生活的需求。住在长江对岸的人们很难经常抽出一、两个小时跑到解放碑来买买买,即是后来的重庆有了桥、有了长江索道,有了轻轨,这种情况也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

2003年,重庆政府建立了第二个区域商圈,沙坪坝区的三峡广场。随后的几年,南坪、观音桥等区域商圈纷纷划地为营,最后形成了以解放碑商圈、观音桥商圈、沙坪坝三峡广场、南坪商圈、杨家坪商圈为主的五大传统商圈。

在这个过程中,重庆的本土商业项目得到了迅速发展。其中,最快发展起来的就是于1993年在重庆成立的龙湖时代天街的开发商龙湖地产有限公司。它先后在重庆建设了都市型购物中心“天街”、社区型购物中心“星悦荟”和中高端家居生活购物中心“家悦荟”三个业态形式,还建造了被视为重庆地标之一的北城天街。

与其同期发展的本土商业项目还有新都汇、新光天地等。这些项目倚靠重庆政府招商政策中对本土企业的优惠政策,在重庆商业起步之初就迅速占领了最具发展潜力的地理位置。不过,在当时这些新兴起的分中心大多都还没有与解放碑商圈完全打通。

当时十几岁的王齐铭记得,自己正处在人生的迷茫期。尚未成为说唱歌手的他做过主播、进过工厂,也做过销售,而他的消费场所从綦江县的小服装商店到重庆解放碑购物中心,愈来愈往城市的中心集中。

自始至终没变的是他对服装的喜好。“我小时候一直喜欢运动,街头的东西,作说唱的都会受到hip pop的影响,AJ球鞋、Nike都是比较常穿的品牌,但其实我们现在已经不怎么逛街了,大多数都是网购。”

就在去年,李宁还找到了Gosh,推出了一款印有“勒是雾都”的合作款球鞋。

事实上,在美国的说唱圈中,除了潮牌,奢侈品也是必不可少的元素之一。比如说A$AP Rocky就曾在自己的单曲《FASHION KILLA》中,一口气唱了27个品牌的名字。这在艾昊看来,更像是一种对歌手自己的激励。他表示,出身穷苦的说唱歌手大多偏爱大金链子奢侈品,都是因为想更多的去标榜自己的成功,这并不是消极的炫富。

作为Gosh的元老级成员之一,艾昊此前曾经也是一名专业的媒体人。据他介绍,最开始成立Gosh的几个人都是在一个爱好说唱的QQ群里认识的,并在其中的一次线下活动中萌生了成立一个说唱团队的想法。直到去年夏天的《中国有嘻哈》播出后,他们的团队才真正的在全国观众的视野内“走起来”了。

但在重庆,许多有了钱的Rapper们却并不怎么用奢靡包裹自己。 重庆人活得真实,也曾一度受限于当地的奢侈品购买环境。虽然重庆人肯花钱享受,工资收入水平不错,生活成本却不高,在2017年,重庆人均收入同比增长了9.6%,达到2.41万元,买一个奢侈品并不算难。但在重庆人眼里,奢侈品牌只是个人喜好的一种选择,买奢侈品的消费者同样也会青睐于快时尚品牌。

而实际上,重庆的奢侈品牌较北上广等城市来说,是比较少的。

据北京睿意德商业股份有限公司西南区副总经理孙强介绍,由于重庆的商业项目多为本土企业开发,它们在国际品牌的资源上不及外资开发商有优势。

而在近几年,重庆也已经开始引入越来越多分散的高端商业地产项目。比如说位于重庆杨家坪商圈的2014年对外开放的华润万象城以及2017年8月正式营业的,坐落在重庆渝北嘉州商圈的新光天地。

最新的一个要数2017年9月,香港九龙仓地产旗下的综合商业体IFS也在重庆正式开业。作为九龙仓的招牌商业项目之一,IFS此前曾在长沙、无锡,成都等多个二线城市落脚。与以往落座于中心商业街不同,重庆IFS把位置选在了远离解放碑的江北嘴开发区。

作为重庆重点开发的新兴商圈之一,江北嘴地区在2015年开业了该区域内首个商业体东方国际广场;2015年12月,财信广场紧接着对外营业……至今,江北嘴也逐渐从集中了金融企业、高消费人群以及外地的商务客群的金融中心发展为了一个新的CBD中心。

而作为该区域内唯一的高端商业综合体,IFS此次为重庆引入了包括Dior Homme、FENDI、Valentino、Alexander McQueen、Saint Laurent等在内的20多个奢侈品牌,并开设其在重庆的首家门店。

“西部地区的发展潜力是巨大,很多国际品牌都希望能够进入重庆,但又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商业综合体作为平台。”九龙仓中国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营运)侯迅在接受界面记者的采访时表示。

然而,江北嘴作为一个正在孵化的新商圈,周边集中了重庆大剧院、科技馆、中央公园、龙美术馆等艺术空间,其日常客流量远不及解放碑等老商圈。

侯迅表示:“重庆由于地理条件的特殊性,呈现着多商圈的特点。大部分的重庆消费者都更习惯于就近购物,因此IFS选择建于高消费人群集中的江北嘴,反而可以更好的吸纳该区域与周边的消费人群。而作为国家 “一带一路”的重镇之一,在区域经济的联结作用下,会有越来越多来自全球各地的高端商务客群来到重庆,这也是该地未来的消费增长点之一。”

换句话说,也正是由于江北嘴附近鲜有其他的高端商业体以及包括餐饮、娱乐以及健身等在内的配套项目,IFS对于周边的消费者来说,就不仅是一个集中了时尚品牌的购物中心,更是成为了能周边消费者提供日常生活所需消费的一个必要场所。

除此之外,为了提供给顾客更好的消费体验,重庆IFS坐落在了整个江北地区地势最高的山坡,顾客在商场内的很多餐厅用餐时,都能观看到长江及嘉陵江交汇的美景。

有意思的是,与IFS同时来到重庆的还有一只反光不锈钢材质的,趴在楼顶上,一边拿着山茶花一边微微探出头望着地面上的山茶花树的“大熊猫”。作为IFS项目的坐标式艺术装置,重庆IFS将重庆的市花山茶与代表中国的大熊猫相结合,并去为其取名为“LOVE.FOUND.”,由意大利艺术家创作的“LOVE.FOUND.”设计,希望它能为重庆的公众和游客提供一个新的“打卡”项目。

这只熊猫可能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它也是成都IFS的地标。在过去三年里,成都IFS的熊猫“I Am Here”则也帮助成都的核心商圈频繁出现在人们的相册中。

说实话,只要是四川人,就难免把川渝拿来比较。事实上,成都在消费市场上的发展也被重庆看在眼里。相隔200多公里的重庆和成都,高铁的运输时间不到两个小时,但城市气质却截然不同。

艾昊就记得,小时候他的学校经常和成都的学校进行足球联赛,到了现在,从说唱文化再到重庆的各行各业的拔尖企业,凡是在成都做得好的,走出重庆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看看跟成都的同行们相比如何了。

这种比较同样体现在两座城市近年来的商业发展上。与成都相比,重庆本土商业项目起步更早,因此在选址上也比后引进的外资企业更有优势。

据孙强介绍,重庆人对于本土文化及企业有着极强的认同感,这也使得重庆本土消费者特别青睐于本土品牌。而成都则刚好相反,据《新浪网》数据统计,2017年成都市新批外商投资企业达到472家,同比增加了72.89%。而随着千禧一代在消费上的崛起,奢侈品成为了抓住年轻消费者不可或缺的时尚品类,从这一点上来说,如今的成都在时尚产业上超过重庆,拔得西南地区的头筹也无可厚非。

然而,脾气冲的重庆人不会甘心落后。

作为“一带一路”的重镇之一,重庆在2011年建成了以重庆为首发站的“渝新欧”国际联运大通道,该通道打破了中国传统以东部沿海城市为重点的对外贸易格局,加快实现了亚欧铁路一体化建设,同时也给重庆的消费市场带来了更大的发展机遇。

据侯迅介绍,尽管重庆的高端零售市场还有待进一步发展,但在2018年1月到6月,重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北京、上海、天津,是四个直辖市中增速最高的。

“伴随城市的发展和消费升级,商圈的转移变迁和消费群体的分流是每个城市在发展中的必然趋势。而重庆由于商圈比较分散,各个商圈会根据面向的消费群体的不同,来调整自身的品牌布局。”侯迅说道。这也就决定,重庆很难像成都以及其他城市一样形成一个消费者集中的中心商圈,而如果想要更精准的对接消费者的需求,就需要重庆分散的各商圈尽可能地在跨区域项目上多做尝试。

就这样,两座城市虽常常来场battle,但重庆人从不介意在重庆街头唱首民谣《成都》,而来重庆游玩的成都人,也难免不在吼完两句Gai的“火锅底料”后,再对你发出“下次来成都”的邀请。

“我们去年去了很多其他的城市,回来之后发现,重庆的接地气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真正有情感的城市,这种情感并不止局于表面。”艾昊说。

这种包容感,街头歌手陆定遥也感受到了。

他是一个爱好唱歌的普通商人,这已经是他第三个月在解放碑附近的街道旁唱歌。而支撑他坚持下去的除了对唱歌的喜爱,就是重庆街头年轻人的热情。在他弹吉他的对面,有着一个带有十几级台阶的平台,每天从晚上10点到凌晨1点的时间里,属于陆定遥的“个人演唱会”都会吸引不少从这条街走过的路人。即使已经是深夜,人来人往中也不乏有坐下来安安静静听他唱歌的人,听完歌的行人们也总不忘在他的吉他包里丢下几张纸币,或者送上两瓶水作为感谢。

据陆定遥介绍,这两个多月里,路过坐下听他歌的人少说也有几百个,还有一些成为了台阶上的“常客”。这些景象和重庆的长江索道、洪崖洞一起被记录进抖音等短视频中。这座城市就像王齐铭在《千翻儿》中唱的一样,“他没得耍事,爱吃二两小面。”、“就算端茶送水也可以但绝不会去犯法。”就是重庆人最真实的写照。

“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没觉得它哪里不好。我希望它也能成为一座让人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王齐铭说道,“当然,我还希望以后来重庆的人除了吃火锅,逛解放碑,还能来听一场Gosh的现场。”

来源:界面

新疆尿失禁医院

江苏风湿医院

NT检查主要是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