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蒲发现古寨堡遗址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17:37 阅读: 来源: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新火车站片区,新蒲四号路延长线必须在今年内完成并通车。施工过程中,在新蒲新区礼仪社区服务中心辖区,发现了一处古城墙遗迹。经文物专家查看,这里曾是一个古寨堡。为了保护这个地方,新火车片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已请设计单位设计保护图纸,想办法在修路的同时保留遗址,并对其进行抢救性修复。

1 古寨堡已有百年历史

“我们找来文物专家查看,还查阅了相关资料。”指挥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新蒲新区礼仪社区小街组(小地名叫金星),发现了用青石砌成的古城墙遗迹。通过调查了解,这段古城墙属于原东绥寨(又名寨营上)古城堡遗留下来的一段残墙。

记者从资料中了解到,东绥寨建于清朝同治元年(1862年),乡人喻廷彬奉命筑堡防阻农民起义军而建,占地40亩。寨堡呈椭圆形,周长约600米,高5米,由青石砌成,寨堡有典型的古城堡特色。寨堡四角及中部共修建有5个指挥台楼,相互之间距离100米左右。城墙上开有三个拱门,高3米,宽2米。寨门外掘有护寨壕沟,绕寨贯通,由寨门上设的吊桥作过往壕沟的通道。

东绥寨仿正规城池建造,是一个防御寨堡,内部设施齐全,除建有军用营房、粮库、军械库外,还有蓄水池、街坊、庙宇等;寨堡中心为十字形交叉路口,石板路通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它不仅是一个军事设施,也是一个公用设施齐全的村落,外可拒敌,内可生活。辛亥革命后,地方团练制度取消,东绥寨成为村民住宅。上世纪60年代初仍保存完好,不少学生、居民到此郊游,后来逐渐被破坏。电影《山寨火种》、《四渡赤水》曾在此取景。

2 现存实物散落各处

为了解古寨的过去和现在,指挥部办公室组织人员到当地,通过实地查看、走访老人、查找资料等方式进行调查走访。“我五次前来了解情况,听到了很多过去的故事。”工作人员朱国冉说。

7月17日一早,在朱国冉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寨堡,发现这里人为破坏严重,很多古迹已不明显。雨中的城墙虽已残缺,但仍能让人感受到历史的沧桑;一些民房的地基石明显能看出是古建筑的一部分。

朱国冉走访摸底了解到,目前寨堡残存石墙180余米,部分地方高约2.5到3米,城墙东面的小东门保存完好,至今大部分村民还住在寨堡内,一部分村民将古城墙的青石搬回去当修建住房的基石,还有大部分青石早年已被用于修建住房。

3 石碑沦为洗衣板

采访时,记者走进了当地的一间普通民房内,由于室内漆黑一片,只能依稀看到角落里摆放着一块在长约2米,宽约1米的石板。

60岁的房主谭文熙告诉记者,她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小时候常在寺庙里玩耍。那时,城墙、石碑都还在,庙里的两块碑文拆了后就在她家放着,其中一块一直存放在屋中,另一块已不知所踪。

在电筒的照射下,记者看到,现存的石碑主要记载的是清朝光绪年间修建金钱寺的人名和钱款,部分内容已模糊不清。平日里,谭文熙家就在这块碑上刷洗衣服。

90岁的黄天珍是当地年纪最大的老人。虽然老人年事已高,但依然耳清目明。“我18岁嫁到这里来,一晃已经70多年了,城墙保存完好时,看上去就像长城一样,还曾有人在这里拍电影。”老人说,当年她来这里时,堡寨里的房子大多都是木板房、茅草房、瓦房,堡寨外围被青石墙围住,三道拱门都还在,围墙内侧有小路。

如今,好好的寨堡变成如今的模样,老人感到即惋惜又气愤。

4 建设保护两不误

“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有的文化遗迹在不断消亡。”新火车站开发建设指挥部指挥长陈文宽表示,为了保护历史文化遗产,施工中,要保护历史古迹,合理利用古迹资源,不能留下遗憾。

新蒲四号公路延长线必须在今年内完成并通车,目前剩下的时间不多,针对道路建设刻不容缓和保护东绥寨古迹问题,指挥部已协调市区文物管理部门进行了现场考察,并组织工程技术人员会同市文物部门召开会议,最终达成共同意见。

记者了解到,新蒲四号路延长线工程建设将按原计划继续修建,古寨现存的城墙要合理利用现有资源,做好保护和抢救性修复,做到工程建设与古寨保护两不误;道路修建过程中,涉及古城墙需要损破的,要采取保护性施工,先将其安全拆除妥善保管,同时寻找保存古寨残留的相关物件,待施工完工后再原地修复。

(穆威记者俞晖李永议实习生肖时雨张婉琪)新火车站片区,新蒲四号路延长线必须在今年内完成并通车。施工过程中,在新蒲新区礼仪社区服务中心辖区,发现了一处古城墙遗迹。经文物专家查看,这里曾是一个古寨堡。为了保护这个地方,新火车片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已请设计单位设计保护图纸,想办法在修路的同时保留遗址,并对其进行抢救性修复。

1 古寨堡已有百年历史

“我们找来文物专家查看,还查阅了相关资料。”指挥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新蒲新区礼仪社区小街组(小地名叫金星),发现了用青石砌成的古城墙遗迹。通过调查了解,这段古城墙属于原东绥寨(又名寨营上)古城堡遗留下来的一段残墙。

记者从资料中了解到,东绥寨建于清朝同治元年(1862年),乡人喻廷彬奉命筑堡防阻农民起义军而建,占地40亩。寨堡呈椭圆形,周长约600米,高5米,由青石砌成,寨堡有典型的古城堡特色。寨堡四角及中部共修建有5个指挥台楼,相互之间距离100米左右。城墙上开有三个拱门,高3米,宽2米。寨门外掘有护寨壕沟,绕寨贯通,由寨门上设的吊桥作过往壕沟的通道。

东绥寨仿正规城池建造,是一个防御寨堡,内部设施齐全,除建有军用营房、粮库、军械库外,还有蓄水池、街坊、庙宇等;寨堡中心为十字形交叉路口,石板路通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它不仅是一个军事设施,也是一个公用设施齐全的村落,外可拒敌,内可生活。辛亥革命后,地方团练制度取消,东绥寨成为村民住宅。上世纪60年代初仍保存完好,不少学生、居民到此郊游,后来逐渐被破坏。电影《山寨火种》、《四渡赤水》曾在此取景。

2 现存实物散落各处

为了解古寨的过去和现在,指挥部办公室组织人员到当地,通过实地查看、走访老人、查找资料等方式进行调查走访。“我五次前来了解情况,听到了很多过去的故事。”工作人员朱国冉说。

7月17日一早,在朱国冉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寨堡,发现这里人为破坏严重,很多古迹已不明显。雨中的城墙虽已残缺,但仍能让人感受到历史的沧桑;一些民房的地基石明显能看出是古建筑的一部分。

朱国冉走访摸底了解到,目前寨堡残存石墙180余米,部分地方高约2.5到3米,城墙东面的小东门保存完好,至今大部分村民还住在寨堡内,一部分村民将古城墙的青石搬回去当修建住房的基石,还有大部分青石早年已被用于修建住房。

3 石碑沦为洗衣板

采访时,记者走进了当地的一间普通民房内,由于室内漆黑一片,只能依稀看到角落里摆放着一块在长约2米,宽约1米的石板。

60岁的房主谭文熙告诉记者,她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小时候常在寺庙里玩耍。那时,城墙、石碑都还在,庙里的两块碑文拆了后就在她家放着,其中一块一直存放在屋中,另一块已不知所踪。

在电筒的照射下,记者看到,现存的石碑主要记载的是清朝光绪年间修建金钱寺的人名和钱款,部分内容已模糊不清。平日里,谭文熙家就在这块碑上刷洗衣服。

90岁的黄天珍是当地年纪最大的老人。虽然老人年事已高,但依然耳清目明。“我18岁嫁到这里来,一晃已经70多年了,城墙保存完好时,看上去就像长城一样,还曾有人在这里拍电影。”老人说,当年她来这里时,堡寨里的房子大多都是木板房、茅草房、瓦房,堡寨外围被青石墙围住,三道拱门都还在,围墙内侧有小路。

如今,好好的寨堡变成如今的模样,老人感到即惋惜又气愤。

4 建设保护两不误

“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有的文化遗迹在不断消亡。”新火车站开发建设指挥部指挥长陈文宽表示,为了保护历史文化遗产,施工中,要保护历史古迹,合理利用古迹资源,不能留下遗憾。

新蒲四号公路延长线必须在今年内完成并通车,目前剩下的时间不多,针对道路建设刻不容缓和保护东绥寨古迹问题,指挥部已协调市区文物管理部门进行了现场考察,并组织工程技术人员会同市文物部门召开会议,最终达成共同意见。

记者了解到,新蒲四号路延长线工程建设将按原计划继续修建,古寨现存的城墙要合理利用现有资源,做好保护和抢救性修复,做到工程建设与古寨保护两不误;道路修建过程中,涉及古城墙需要损破的,要采取保护性施工,先将其安全拆除妥善保管,同时寻找保存古寨残留的相关物件,待施工完工后再原地修复。

绷网机价格

反光路锥

墙布墙纸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