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无效医疗医生打死都不会说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7:17 阅读: 来源: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几乎所有的医务人员在工作中都目睹过无效治疗。所谓的无效治疗,指的是在奄奄一息的病人身上采用一切最先进的技术,来延续其生命。病人将被切开,插上导管,连接到机器上,并被持续灌药。这些情景每天都在ICU(重症监护病房)上演,治疗费可达到10,000美元/天。这种折磨,是我们连在惩罚恐怖分子时都不会采取的手段。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医生同事跟我说过:答应我,如果有天我也变成这样,请你杀了我。每個人的话都如出一辙,每個人在说的时候都是认真的。甚至有些同道专门在脖子上挂着不要抢救的铜牌,来避免这样的结局。我甚至还见过有人把这句话纹在了身上。

为什么医生们在病人身上倾注了如此多的心血和治疗。却不愿意将其施予自身?

多年前,一位德高望重的骨科医师,同时也是我的导师查理,被发现胃部有個肿块。经手术探查证实是胰腺癌。该手术的主刀医生是国内同行中的佼佼者,并且,他正巧发明了一种针对此类胰腺癌的手术流程,可以将患者生存率提高整整三倍从5%提高至15%(尽管生活质量依然较低下)。查理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第二天就出院回家,停了自己的诊所。并自此再也没迈进医院一步。他将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家庭生活上,非常快乐。几個月后,他在家中去世。他没有接受过任何的化疗、放疗或是手术。他的保险商也为此省了一大笔钱。

人们通常很少会想到这样一個事实,那就是医生也是人,也会迎来死亡。但医生的死法,似乎和普通人不同。不同之处在于:和尽可能接受各种治疗相反,医生们几乎不爱选择被治疗。在整個医务工作生涯中,医生们面对了太多生离死别。他们和死神的殊死搏斗太过频繁,以至于当死亡即将来临时,他们反而出奇地平静和从容。因为他们知道病情将会如何演变、有哪些治疗方案可供选择,以及,他们通常拥有接受任何治疗的机会及能力。但他们选择不。

不的意思,并不是说医生们放弃生命。他们想活。但对现代医学的深刻了解,使得他们很清楚医学的局限性。同样,职业使然,他们也很明白人们最怕的,就是在痛苦和孤独中死去。他们会和家人探讨这個问题,以确定当那一天真正来到时,他们不会被施予抢救措施也就是说,他们希望人生在终结时,不要伴随着心肺复苏术(CPR)和随之而来的肋骨断裂的结果(注:正确的心肺复苏术可能会致肋骨断裂)。

将明知会带来痛苦的医疗措施用在病人身上,这本身就是一种折磨。

作为医生,我们被训练得从不在医疗实践中表露私人情感,但私下里,医生们会各自交流发泄:他们怎么能对自己的亲人做出那种事?我猜,这大概是医生和别的职业相比,有更高的酗酒率及抑郁倾向的原因之一。这個原因使我提前10年结束了自己的医务生涯。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医生们在病人身上倾注了如此多的心血和治疗,却不愿意将其施予自身?答案很复杂,或者也可以说很简单,用三個词足以概括,那就是:病人、医生、体制。

先来看看病人所扮演的角色。假设甲失去意识后被送进了急诊室:通常情况下,在面对这类突发事件时,甲的家属们会面对一大堆突如其来的选择,变得无所适从。当医生询问是否同意采取一切可行的抢救措施时,家属们往往会下意识说:是。

于是噩梦开始了。有时家属所谓的一切措施的意思只是采取一切合理的措施。但问题在于,他们有时可能并不了解什么是合理:或者当沉浸在巨大的迷茫和悲痛中时,家属们往往想不到去仔细询问,甚至连医生的话也只能心不在焉地听着。在这种时候,医生们会尽力做所有能做的事,无论它合理与否。

但在很多时候,医患双方都只不过是这個推广过度医疗的庞大系统中的受害者而已。在一些不幸的例子中,一些医生用有治疗,就有进账的思路去做一切他们能做的事,为了钱而不择手段。而在更多的例子中,医生们只是单纯出于害怕被诉讼,而不得不进行各项治疗,以避免官司缠身的下场。

然而,即使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個系统仍然能够使人身陷囹圄。

我有個病人名叫杰克,78岁,疾病缠身,曾做过大大小小共15次手术。他曾和我说过,以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接受依赖机器的生命支持治疗。然而,在某個周六,杰克突发严重中风并很快失去了意识。他被火速送往急诊室,妻子当时不在身边。那里的医生用尽全力将他抢救过来,并将他插了管,转入ICU监护室。这简直是杰克的噩梦。当我匆匆赶到医院并接手了杰克的治疗后,我拿出杰克的病历本和他的私人意愿,经过和他的妻子以及医院相关部门的谈话后,拔掉了他的生命支持,随即坐在他的身边。两小时后,他安然地走了。

尽管杰克的意愿有正式文件为据,他也没能完全按自己的愿望死去。这個系统还是进行了干预。事后我发现,当时的一名在场护士曾将我拔管的行为以涉嫌谋杀上报给监管机构。当然。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因为过程的每一步都有理可循。杰克生前留下的大量文件清晰地证实了这一点。

钦州工服定制

医护服

青岛定制职业装

黄石定制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