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大实习船育鲲为救人担巨额损失返航-【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16:39 阅读: 来源:聚氨酯保温板厂家

海大实习船“育鲲”为救人担巨额损失返航

昏暗的海面上,渔船突发猛火,一船员被严重烧伤。渔船失火遇险,船员和伤者只好转移到了附近的渔船上。就在伤者苦苦等待救援时,大连海事大学的实习船恰好驶经事发海域。为了及时救治伤者,实习船不畏巨额损失,载着伤者全速返航大连港。

事情发生在20日18时许,事发海域距离大连港数十海里远。据大连海事大学船舶实验实习中心李主任介绍,按计划,载着百余名学员的实习船将前往青岛进行训练。未料,在行驶到事发海域时,船上师生发现,在漆黑的海面上,一艘渔船燃起了大火。发现这一情况后,实习船上的人员通过卫星电话联系了李主任,并描述了现场的情况。李主任说,根据实习船上人员描述,失火渔船的情况已经万分危急。“渔船失火后,船员和伤者都转移到了附近的渔船上。更着急的是,失火渔船上有船员被烧伤。”李主任说,实习船注意到海上发生的情况后,将伤者转移到了船上。同时,船上师生紧急请示了校方领导。李主任说,校方领导当即决定,要尽最大努力让伤者及时得到救治。

20日零时50分,载着烧伤船员的大连海事大学教学实习船“育鲲”轮停靠在了大连港四区码头。早已等待在码头上的学校船舶实验实习中心主任李国进立即迎上前去。此时120急救车也已待命,当全身严重烧伤的大连獐子岛渔民老蔡被“育鲲”轮的船员们抬下船时,这位49岁的坚强汉子忍不住热泪盈眶。

“育鲲”轮海上救助失火渔船

19日下午4点多,老蔡所在的辽长渔15102号渔船在山东成山头附近海域作业时突起大火,正在轮机舱内值班的老蔡被烧成重伤,虽然还有另一艘渔船在旁作业,包括老蔡在内的14名船员迅速得以转移,但重伤垂危的老蔡急需救治。茫茫大海上,要靠渔船的动力赶回大连谈何容易!危急时刻,正在海上执行航海类专业学生海上航行实习任务的大连海事大学专业教学实习船“育鲲”轮,接到求救信号后立即掉头全速赶往出事现场。

42岁的“育鲲”轮船长何庆华还原了救援的全过程。何庆华说,按照实习计划,“育鲲”轮于前日10时从大连港出发,前往青岛海域进行学校航海类专业学生的海上实习训练,船上载有180名学生和36名船员(兼教学工作)。19日17时09分,“育鲲”轮行驶到辽宁和山东海域交界处的成山头附近时,突然接到一个求救信号。

求救呼叫是六七海里外的一艘渔船发出的。焦急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我们的渔船着火了,有可能会沉没,还有船员被烧伤了! ”何庆华瞭望发现,远处漆黑的海面上,漂浮着类似于火团状的物体。渔船发射的求救信号弹划破了天空,闪光映射在了“育鲲”轮师生的视网膜上。

当时,“育鲲”轮正朝南行驶,而失火渔船位于其北侧。何庆华船长一边向学校报告,一边指挥船舶立即180度调转船头,全速向出事海域行驶。

18时25分,“育鲲”轮的位置距离失火渔船200米远。大副李建民说,失火渔船在猛烈的燃烧,远隔200米就能感受到迎面扑来的热浪。此时,失火渔船上的船员均已转移到旁边的渔船上。

风大浪大吊了3次才成功

火灾发生前,两艘渔船在共同进行拖网作业。未料,渔船所拖拽的渔网给救援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船长何庆华说,当时我们心里也没有底,因为“育鲲”轮是实习船,不是专业救援船,并且这艘渔船有500米的拖网,靠近后会有渔网绞缠的危险,当时海上又是7级大风,燃烧还可能会带来爆炸,再加上天黑等因素,给救援增加了巨大的困难。经过研究决定,采取在右舷处放下救助吊筐的方式,把遇险船员吊上来。在水手长、“木匠”(副水手长)、水手等七八个人共同努力下,吊筐缓缓放下。渔船上,两名船员抬着伤者老蔡一起迈进了吊筐里。但由于风大浪大,一连吊了3次,才把吊筐提上“育鲲”轮右舷甲板上。

随后,“育鲲”轮朝着大连方向全速返航。船只返航的同时,李国进主任向辽宁海事部门、大连港各业务部门报告此事,相关部门即时开通了海上绿色通道,载着伤者的“育鲲”轮顺利驶入港口,为抢救伤员赢得了宝贵时间。

20日凌晨1时,120急救车拉着老蔡向大连大化医院疾驰而去。据渔船老板称,他已经为老蔡缴纳了工伤保险。另外,失火渔船也上了保险,但损失依然会很大。失火渔船总吨为100多吨,以目前造价计算,造一艘需要上千万元。船上为何突发猛火?育鲲轮随船医生司贵治转述老蔡的话说,当时船舱里某个部位突然冒出了火球,船舱很快就被引燃了,并且火势蔓延极快,想扑救已经来不及了。对于火灾发生的真正原因,尚需要权威的调查结论予以证实。

为“火人”打吊瓶不好找血管

20日零时35分钟后,一束灯光从远处的海面上射向了码头。“是育鲲轮!”人群里爆发出了兴奋的声音。等船舶靠稳后,李国进等人箭步登上“育鲲”轮。

“育鲲”轮船上设有专门的医务室,伤者老蔡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身体已经变成了黑红色。有着30多年从医经验的随船医生司贵治说,老蔡身体烧伤面积超过了50%,面部、前胸、后背以及双臂等被大面积烧伤,起了水疱。

被救上船时,老蔡神志清醒。司贵治询问老蔡后得知,当时船舱里发生了大火,老蔡还曾经试图救火。但火势比较猛烈,老蔡的身上也着起来了,成了“火人”。没法子,老蔡为了活命冲出船舱。老蔡刚冲出去,整个船舱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司贵治说,对于烧伤病人来讲,皮肤受损后体液会外渗,而这会危及到病人的生命,因此,老蔡获救后,他立即为老蔡进行静脉滴液。但由于大面积烧伤,一时间竟难以找到适合滴液的血管。几经寻找,司贵治最终把针头扎在了老蔡的脚部静脉上。返航大连的路上,司贵治为老蔡共补充了2200毫升体液。

“不惜一切代价救助遇险船员”

19日17时,大连海事大学领导接到“育鲲”轮报告后,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救助遇险的船员和伤者。整个夜晚,大连海事大学的校领导都在值班室等候,船舶实验实习中心主任李国进立即打车赶赴大连港码头现场指挥。

20日凌晨2时,“育鲲”轮的厨师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面条。李国进主任、何庆华船长以及大副等人才吃上了一口热乎饭。忙了大半夜,大家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船上一名实习学生说,为了救人,我们的船舶不畏巨额损失毅然返航,对于出海实习的学生来讲,这已经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从学校毕业后,我们也会在海上工作,这堂教育课教会了我们,要成为一名心中有爱的海员。 ”

而大连海事大学船舶实验实习中心主任李国进则表示,救人之举当属正常,因为,这也是遵循《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和《国际海上搜寻救助公约》的相关规定,是我们身为航海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20日17时,再次联系了船东王老板,他说,伤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目前病情平稳无生命危险。同时,失火渔船已被拖回了岸边,其余的遇险船员也已经转危为安。

经历了生死考验的“育鲲”轮又开始整装待发,择期出航踏上海上航行实习的征途。

云中歌2安卓版

体育彩票最新版

水浒英雄游戏单机版

西游单机版